元宇宙,NFT…经济学人竟然都在玩?!

本月,《经济学人》体验了一把当下最火的NFT艺术——首次尝试NFT拍卖杂志封面。最终拍得99.9枚以太币(约合42万美元),全部收入将被捐赠给《经济学人》支持的独立慈善机构经济学人教育基金会。DeFi的前景有多大,又有哪些局限?

《不可替代的乐趣

The fun in non-fungible

【首文】本刊的NFT拍卖
不可替代的乐趣

此次拍卖揭示了去中心化金融的前景——以及一些重大问题

 

尽管从概念上看NFT颇有前景,但正如我们此次实验所显示的,它有三大实际缺陷。尽管NFT平台的界面很精美,使用过程却是一场噩梦。先要设置一个数字钱包并充值,以支付与创建NFT相关的费用,接着创建代币,还要想办法将收益转化为银行账户中的常规货币。对于大多数法律和税务顾问来说,这都还是一块处女地。整个过程成本不菲:我们支付了“燃油费”(系统给费用起的花哨名称),以及其他税费。若要成为主流,去中心化金融的应用就必须像iPhone那样简单易用,并且要比跟传统金融中介打交道更便宜才行。
第二个问题是能源。我们的小规模实验产生的排放相当于一次单人长途飞行。大多数平台都在探索如何降低能耗。如果NFT要成为“下一个大事件”,就必须为实现碳中和足迹而创新。
第三个问题是合同执行。我们希望自己的代币不会有这个问题,因为它承载的资产——一张已经广泛流传的封面图片独一无二的数字形式——将局限在去中心化金融内使用,而且人们也没有滥用它的明显动机。但如果NFT代表的资产存在于这个遗世独立的世界之外(比如一项专利或一栋建筑),那NFT赋予的产权可能就会与其他合同相冲突,法庭可能不承认这种数字协议。

 

除了NFT,元宇宙也是《经济学人》杂志一直以来都非常关注的话题。元宇宙概念今年在国内爆红,网络上对它的讨论层出不穷。但《经济学人》在更早之前就捕捉到了这个互联网的新趋势,在去年十月的“技术季刊”中,就花了不少的笔墨来介绍了metaverse(此前也曾译为“虚拟实境”)这个新概念。就在本刊今年再次关注了扎克伯格和他的元宇宙计划两个月之后,扎克伯格便正式宣布Facebook将更名为“Meta”,并表示元宇宙将成为公司新重点。
Facebook下一站:成为“元宇宙”公司
扎克伯格的雄心不止于此。尽管Facebook内部已经设立了专门的元宇宙部门,但扎克伯格并不仅仅把元宇宙视为享受游戏或其他沉浸式娱乐的地方,而是把它设想为人们生活和工作的虚拟空间,也就是自1992年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创造“元宇宙”一词以来极客们一直心怀的梦想。扎克伯格表示,他希望五年之后,Facebook首先被视为一家元宇宙公司,而不是社交媒体公司。

眼见不为实?元宇宙触发人类本质之问

微软计算机工程师艾利克斯·基普曼曾提出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为什么要求人类符合计算机的需求,而不是相反?他发明的产品HoloLens和Kinect传感器也因此专注于“让数字技术走出屏幕”,进入现实世界。今年爆火的“元宇宙” (Metaverse,此前曾译作“虚拟实境”)概念背后的现实融合技术将使人机交互变得更轻松和丰富,也可以用来推动人们超越自身、甚至任何传统人类经验。不过要让数字世界和实体世界协同工作仍存在许多技术障碍。主流VR仍只专注视觉和听觉,但在实体世界中,触觉——抓握和操控物体——是人们体验周遭环境和收集信息的基本元素。哪些信息让我们的头脑相信世界是真实的?元宇宙能否抹去真实与虚拟的界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